长治在线,长治新闻网,长治信息网,长治信息港,长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长治历史 >

穆坪土司 “熊猫古城”的历史记忆

时间:2018-01-14 10: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vphwp.cn
编者按: “十三五”规划提出,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 ...

  “十三五”规划提出,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

  在雅安灾后恢复重建中,文化产业重建有着自己的特色和亮点。

  在新村旅游打造中,很多地方与本地的历史文化相结合,打造出具有地域特色的旅游新村。其中,在雅安历史上曾出现过的“土司文化”,成为了一个文化载体。

  中国土司文化,已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2015年,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和贵州播州海龙屯遗址联合代表的中国土司遗产,作为中国2015年申报项目,通过在****波恩举行的第39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的审议表决,成为中国第48处世界遗产。

  雅安境内的“土司文化”也是中国土司文化的一部分,更是雅安经济发展历程中,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资源。

  从本期起,《西康周末》将推出“雅安土司记忆”系列报道,追忆雅安境内的土司****。

  一座小山包,矗立县城旁,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土司过往。

  一幢新修的土司衙门,以崭新的姿态,向过往游客证明着曾有的辉煌。

  宝兴县城,穆坪镇,曾是穆坪土司治所,也是土司衙门所在地。

  在历经灾后重建的“涅槃”重生后,宝兴县城结合土司文化和熊猫文化,将县城打造成独具魅力的“熊猫古城”。

根据史料新建的土司衙门官寨

  土司衙门

  “熊猫古城”的历史遗存

  古色古香的城门、朴素淡雅的川西**古民居、古韵十足的石板路、浓缩中国园林精华所在的小桥流水、无处不在的熊猫元素……

  在“熊猫古城”边上的一座小山岗下,指示牌上写着“穆坪土司遗址”字样。

  这是宝兴县烈士陵园,在上了点年纪的当地人口中,这里也叫“土司衙门”。

  土司,名为“董卜韩胡宣慰使司”,又称穆坪土司,开始于元、明朝代。

  话说唐宋以后,元朝于宝兴设置了“董卜韩胡宣慰使司”,该官职由当地少数民族领袖担任。其清代治所位于今天宝兴县城内的穆坪,这便是赫赫有名的穆坪土司。

  据《宝兴县志》记载,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朝廷召土司进京,颁给敕印,赐授董卜韩胡宣慰使司,由土司世袭管理,称西域之境。董卜韩胡宣慰使司又称为穆坪土司,隶属五军都督府,司治所在地为今之穆坪镇。

  关于“董卜”“韩胡”“穆坪”何解?

  据宝兴县民宗局局长陈述清介绍,经有关专家学者调查考证,“董卜”“韩胡”“穆坪”是藏语方言(嘉绒语)对地名和数据的称谓译写。“董卜”是千亿数的直译,引申为千万百姓或是人民众多。从当时穆坪土司的领地来看,“董卜”的称谓当之无愧。“韩胡”是对地理环境的称谓,意思是拥有千万人民居住的地方。而“穆坪”,因音译藏语的原因,有穆坪、牟坪、木坪几种写**,意思是众多。

  “我们一般解释为人口众多,物产丰富之地。”陈述清说。

  “穆坪土司管辖的范围比现在的宝兴县要大得多。”宝兴县方志办退休职工李崇刚说,“其辖域北部有汶川、理县一部分,南与天全、芦山接壤,西与康定为邻,东毗芦山、邛崃。”

  明正与穆坪

  土司王国的强大实力

  小山岗的河对面,矗立着一幢古色古香的房屋。

  门前,两头石雕狮子昂首挺胸,鼓着眼睛正视前方。门上写着“土司衙门”字样。

  这是宝兴县在灾后重建中打造“熊猫古城”时,根据史料新建的土司衙门官寨。

  新建的土司衙门官寨,正与土司衙门遗址相对,以宏大的气势,向世人无声诉说着土司曾有的辉煌。

  时间回溯到清朝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穆坪土司领地的千余名兵勇在土司衙门前集结,土司坚参雍中七立正向勇士们作战前动员。

  当时,穆坪土司归明正土司管辖。康熙三十八年七月(1699年)驻打箭炉(今康定)营官昌侧集烈霸占打箭炉,盘剥商旅,苛虐土司,进而打死明正土司蛇蜡喳吧。随后,昌侧集烈率兵沿大渡河东岸向岩州等地进攻,直抵天全。康熙三十九年十月,四川提督唐希顺提兵平叛,穆坪土司随军效力。

  明正土司,全称是明正宣慰使司、长河西鱼通宁远军民宣慰使司(辖今甘孜州康定、雅江、道孚,凉山州冕宁大部分地区),它还管辖着包括天全六番招讨司、穆坪土司在内的多个土司。

  作为明正土司属部,坚参雍中七立率兵首先进入西炉(清代四川西部的打箭炉厅所辖的****区域),因为坚参雍中七立是由喇嘛还俗后再当土司,所以他在各地土司中的威望很高,沿路他还招抚了50多个土司归顺朝廷。

  坚参雍中七立率领部队,与朝廷派出的作战部队一起,击败了造反的昌侧集烈,将其正**。平定叛乱后,朝廷找寻明正土司的继承人,因为蛇蜡喳吧没有儿子,于是明正土司的大印就由蛇蜡喳吧的妻子工喀掌管。

  工喀多方考虑,为找寻靠山,将独女桑结许配给了当时威望很高的穆坪土司坚参雍中七立。

  坚参雍中七立的这次出征,不仅获得了朝廷的嘉奖,还赢得美人归,也让穆坪土司的实力越来越强大。

  “当然,在历任的穆坪土司中,最让人称道的还不是坚参雍中七立,而是他的妻子桑结和他的儿媳妇王夭夭,因为她们在任时,穆坪土司的实力是最大的。”李崇刚说。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坚参雍中七立率领800勇土前往冕宁平乱,不幸阵亡。当时,坚参雍中七立的儿子还小,穆坪土司的权印就移交到桑结手中。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明正土司工喀病殁,作为明正土司之女的桑结继承了明正土司大印,集明正、穆坪两大土司权力于一身。雍正三年(1725年),桑结在地震中身亡。朝廷让桑结的儿子坚参达结掌管明正、穆坪两地土司大印。

  坚参达结在任土司8年后,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去世。明正与穆坪土司就封给了坚参达结的两个妻子,其中穆坪土司就由他的小妻王夭夭掌印。当时,王夭夭有两个儿子,而坚参达结的大妻却没有儿子,当坚参达结的大妻去世后,王夭夭的小儿子继承明正土司位,大儿子继承穆坪土司位。王夭夭与桑结一样,往来于打箭炉与穆坪之间,帮助两个儿子管理政务,直到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去世。

  因此,李崇刚认为,从康熙五十六年到乾隆三十六年,在这五十余年间,穆坪土司和明正土司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土司在管理。

  改土归流

  土司的兴盛和衰落

  宝兴河畔,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内,有一块石碑上写着红军口号,而在石碑的一角,还可见“阿桂”字样。

  阿桂(1717—1797),清代名将。曾定伊犁、平定大小金川,战功赫赫,封诚谋英勇公。

  据宝兴县文管所所长宋甘文介绍,在穆坪镇的旧土司衙门,曾有纪念阿桂的石碑。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